第十七章寤寐相思_情欲
笔趣阁 > 情欲 > 第十七章寤寐相思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七章寤寐相思

  在内心一种莫名的躁动情绪的驱使之下,我决定第二天早上去学校找他。

  我几乎一夜没有睡着,心里一直为自己的这个决定激动着,隔一段时间就看看窗外天亮没有,可是这夜变得特别漫长,一直没有天亮。

  我等的特别心急,感觉就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。

  在我翻身无数次之后,我决定起身去学校,我不知道几点了,但是我猜大概快要天亮了。

  我偷偷摸摸去了厕所,把自己拾掇干净了,精心把头发梳好,然后把从小柔那借来的发夹小心翼翼地别在了头发上,看着自己的头发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那天金明皓摸过我的头发,一时间柔肠百结。

  等我到崇德的时候,天还没有亮,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太着急了,不过没关系啊,我可以安静地等着他来啊。

  我倚在一颗合欢树底下幻想着一会见到金明皓的场景,这次我一定不要再向上次那么紧张了,我一定要给他说一声谢谢。

  靠在大树边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等我再醒来的时候,太阳已经出来了,身边熙熙攘攘地出现了很多的学生,他们穿着整齐的校服穿梭在人群中,还是一副让人羡慕的样子。

  我立马站了起来,在人群中寻找金明皓的身影,可是人海茫茫,直到上课了,大家陆陆续续进了学校,门口渐渐一个人没有的时候,我也没有见到他。

  我不敢再一次进去找他了,一想到薛蕾还在里面,我就有些心怵。

  姣姐的事确实给我很大的触动,她要我勇敢,可是最后她进去了,赔上了自己的两年的岁月,一想到这个我就害怕,因此我还是在做很多事情的畏畏缩缩的。

  那时候,我并不懂姣姐当着我的面去报仇的意义,我想到那血淋淋的一幕,更多的还是害怕,即使我心里很羡慕姣姐有那样的气势,也想象过有天我也可以那样对什么都无所畏惧。

  可是我还是做不到,从小的生长环境,就让我学会了一件事:逆来顺受。

  即使姣姐用血淋淋的代价告诉了我什么是勇敢,可是她还没有教会我怎么去勇敢。

  我挺失落地回去了,继续着洗脚的生活。

  但是我不甘心,第二天一早天一亮的时候,我就从床上爬起来了,双脚不听使唤地又去了崇德。

  我不知道我和金明皓之间有千山万水,可是即使是千山万水,我也想去看他。

  哪怕只是远远得看他一面。

  这次我没有睡着,立在那颗硕大的合欢树,心怀期待虔诚地看着校门口,连眨眼都小心翼翼的,生怕一个不小心,就会像昨天那样错过他。

  现在是六月,合欢花开地正好,微风一吹,合欢花就顺着风吹落下来,粉嫩地让我心生荡漾。

  合欢,合欢,寤寐相思只为君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出现了一辆奥迪车,那辆车曾经送过金大赖,我记得上面有四个环。

  一看到那辆车,我吓得赶忙躲在了树后,我怕金大赖也在上面,要是让他知道我悄悄接近金明皓的话,他一定会把我赶出金足的。

  可是我还是从树后悄悄探出了一个脑袋,悄悄看着金明皓,今天的他还是穿着一件纯白的棉体恤,耳朵上戴着耳机放着歌,从车上下来之后,头也没有回,就直接进了校门,而后就消失不见人影了。

  整个过程很短,不到一分钟。

  可是足够我回味一整天了。

  那一天我都在傻笑,给客人洗脚的时候还不小心弄痛客人了,当时客人直接一脚就朝我踢了过来,骂我不长眼。

  “对不起啊,对不起。”我赶忙道着歉,暗中掐了自己一下,让自己赶快回过神来。

  可是低头洗脚的时候,我又想起了今早看到金明皓的时候,忍不住又傻笑起来。

  我回到宿舍的时候,门口扔了一堆药,我仔细一看,那全是金明皓给我买的药,虽然我的病都好了,但我都小心翼翼地收捡好了,没事就拿出来看看,看着就觉得暖暖的。

  可是它们怎么会躺在地上,我赶忙把这些药都捡了起来,抱回了寝室,寝室里只有薛蕾在,她正半躺在床上嗑瓜子,瓜子壳被她嗑地一地都是,还有一些瓜子壳竟然飞到了我的床上。

  “是你扔的吗?”我把药扔在自己的床上,然后十分气愤地质问着薛蕾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对薛蕾说话,放在以前我是不敢这么问她的。

  薛蕾听见我这么一问她,又嗑了一颗瓜子,这次的瓜子壳直接从她的嘴里飞了出来,直接飞到了我的脸上,她看见瓜子壳粘着她的唾液飞到我的脸颊上的时候,直接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就是我扔的,你要怎么?去告诉金明皓吗?”她的气焰十分嚣张,提起金明皓的时候,还故意加重了语气。

  我把粘在自己脸上的瓜子壳给抹了下来,一脸气愤地看着她,我很想像姣姐那样直接和她打一架,可是我却没有任何的勇气,我甚至想不出一句骂人的话去骂她。

  只能涨红了脸站在原地,浑身发着抖。

  “我劝你省点事吧,陈姣不在了,赵霏儿过几天就要回来上班了,你觉得她会放过你吗?我要是你,就不会继续留在金足,还勾引老板的儿子,你也真是够骚的。”

  薛蕾说这话的时候,嘴里还一直嗑着瓜子,脸上一副特别鄙视的神情。

  我站在原地,感觉大脑发胀,一听到赵霏儿的名字,我很自然地又想起了过去的那些事,无论是小巷里她哥哥做的事,还是姣姐划她的事,已经注定她和我是死仇了。

  她是不会放过我的,可是我该怎么办?我还能在金足呆下去吗?

  薛蕾没有再理我,起床拿着洗漱用品去洗漱了。

  我觉得浑身发软,一屁股就坐到了床上,拿起那些金明皓买的药,捂着眼睛哭了。

  世事折磨,可是为什么偏偏都要找上我?

  接连的几天,我还是早起去看金明皓,可是此时我已经没有上去和他说谢谢的冲动了,我只是想远远地看着他,没有尴尬,没有窘迫,我的眼里只有他。

  至于赵霏儿,该来的总会来,我躲不过,那就等着到时候再说,现在能让我远远地看着金明皓就足够了,我只想就这么安静地守着我这份小幸福。

  赵霏儿回来的那天,小柔提前得到了消息,急忙跑来对我说这个消息。

  “恩。”我表现地平静,但是手却一直揉搓着自己的衣角。

  “那什么,那苹果,要不我们离开这吧。”小柔在身边担忧地对我说着。

  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想过,可是我不知道我和小柔还能去哪里,虽然在金足只是洗脚,但是至少可以养活我和小柔,而且目前为止,我和小柔还没有受到什么骚扰。

  金足虽然涉及了不少灰色行业,但是一楼很干净,只是洗脚,真正有那方面需求的都会去楼上,不会在底下为难我们这些洗脚妹的,虽然有时候也会被客人揩揩油,可是在金足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。

  而且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事,把小柔也连累了,我走的话,小柔也会跟着我走的,她早就说过,她没有姣姐了,只有我了,会一直和我在一起的,到那时候我和小柔该靠什么生活?

  一想到这些,我就十分鼓起了勇气对小柔说,“别怕,这金足又不是她赵霏儿一个人开的,我就不信有她在我们还不能活了。”

  小柔还是有些担心,说话都有些结巴,“可是,可是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“没事,我们先呆呆,如果不行,我们再离开这好了。”

  我安慰着小柔,可是心里比谁都没有底。

  赵霏儿回来的事闹得挺轰动的,大家都知道她被姣姐划了的事,但很少有人知道为什么姣姐会划她。

  姣姐在录口供的时候,只是说因为看不惯,并没有说我被轮奸的事,我知道她是想要保护我,现在很少有人知道我被那个了。

  这次赵霏儿回来,我还怕一件事,就是她把这事嚷嚷地全世界都知道,我不知道那些人知道后,会怎么看我,尤其是薛蕾,她平日里就看不起我了,这要是让她知道中间还有这么一茬事,估计会更加变本加厉的。

  但是姣姐在我去探监的时候也说过,赵霏儿应该不会把这事拿出来说的,因为他哥现在还在风口浪尖,她都没有把这事捅出去,他们那边应该也不会自己把这事捅出去,坐实了轮奸的罪名。

  姣姐处处为我着想,可是那时候的我还小,对很多事都还后知后觉的,姣姐的思想也很简单,这件事只要捅出去,以后是不会有人敢再娶我的,所以她宁愿自己去多做几年牢,也不愿把这事捅出来。

  但好在,恶人有恶报,总有一天,我懂得了这些事的真正意义的时候,我亲手把这些恶人送进了地狱,不仅为了我,还为了姣姐,她不该去坐牢的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tasim.net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tasim.net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